【2020】这个春天,我们还是和候鸟约会上了

大自然可以治疗人类心灵的创伤,平复我们凌乱的思绪,为我们带来光明和生机,驱散每日充斥于新闻中的黑暗和阴霾。>>>「世道艰难,但大自然带来希望和慰藉


在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我们很幸运地依然能有机会同候鸟以及关注候鸟的伙伴们,一起在江苏努力,见证候鸟又一年的迁徙,从每一笔调查中汲取力量。


1.

连云港春季调查进行中


在质兰基金会的支持下,我们继续开展了连云港地区的春季调查。



3月26~28日:中大型越冬鸟还没走,小型鸻鹬占据了高潮地。


尽管爱鸟周都变成“云”了,我们的爱鸟周插画还是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插画师:闪雀


调查的意外:滩涂上试图在涨潮期捕猎的黄鼠狼。


三月的调查中,我们发现雁鸭还没有完全离开,喜欢淡水的绿翅鸭,偏好河口的翘鼻麻鸭数量也比较大,而小型鸻鹬是高潮停歇地的主力。整个青口河口的鸟群,依然以白腰杓鹬、反嘴鹬等中大型鸻鹬为主;遗鸥的数量也比较惊人。


部分调查结果分享:


翘鼻麻鸭 2070 (1%标准是 1200)

白腰杓鹬 2060 (1%标准是1000)

大滨鹬 濒危 2283 (1%标准是2900)

黑腹滨鹬 13285 (1%标准是10000)

反嘴鹬 14002 (1%标准是1000)

遗鸥 易危 2600 (1%标准是120)


*所谓 1% 标准,是指某种鸟在某块湿地的数量达到或超过其迁徙路线上或全球种群数量的 1%,简称为 1% 鸟种。我们使用的1% 标准大多属于某些鸟迁徙路线数量的 1%,比如斑尾塍鹬、红腹滨鹬;也有少量鸟种属于全球种群数量的 1%,比如勺嘴鹬、大杓鹬和小青脚鹬,因为这 3种鸟基本只分布在这条迁徙路线,其全球种群就是迁徙路线种群。


摄影 | 陈腾逸


4月24日~27日:塍鹬们的归来。


在连云港,我们发现各种鸻鹬的偏爱的河口还有很大的差别:


青口河口:历来是半蹼鹬和黑尾塍鹬的最爱,本次调查黑尾塍鹬数量已近5500,斑尾塍鹬高达6000+。


临洪河口:4月下,尖尾滨鹬,慢慢回到这里,预计在5月达到高峰。


木套河口:斑尾塍鹬在一个正在吹沙的高潮地盘旋,我们计数到约4000+,这还仅仅是一部分。


木套河口的斑尾塍鹬群 | 拍摄:畹町


2.

四月那些令人担心的事儿


1)

爆竹驱鸟?


在兴庄河口滩涂上,当地养殖户已经开始播撒一些经济贝类的苗,为了防止食物被水鸟瓜分,养殖户开始每日定时放鞭炮驱逐。



拍摄:韩永祥


渔民和候鸟之间,是否真的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们在2020-2021年度会持续关注这个议题。如果你所生活的地区也有类似的情况,也请后台留言献计献策。


2)

黄海地区的”蓝色海湾“?


位于临洪河口的疑似围垦工程“蓝色海湾”,第二次公示定位4月10日~4月23日,我们不禁质疑:在2018年的政策后,为什么还有一个工程在重要的滩涂湿地开展。


2019年的临洪河口数据显示,临洪河口以及周边的青口河口、兴庄河口,是超过6万只鸻鹬水鸟提供食物来源, 休息补充能力的重要湿地。>>>「文献 | 连云港,被遗忘的黄海明珠


请更多关注水鸟的朋友,和我们一起密切关注该项目的进展。>>>点击查看更多信息


我们也相信在科学家(包括公民科学家)、地方政府和中央的关注下,不会出现第二个深圳湾航道疏浚项目案例!


央视曝光——深圳湾航道疏浚案例报告抄袭。>>>点击查看更多信息


5月9日~14日:我们迎来了半蹼鹬的大聚会,当下,调查员们已经结束了当天的调查,正在核对数据。希望这次长达5天的半蹼鹬调查,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3.

勺子旗标看这里


这个春天,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很多调查点都不能按计划去野外找勺子,尤其是找带有旗标的勺子。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一些收获。南方的勺子今年的旗标收获非常惊人。从去年12月至今年4月初,共收录65笔记录,其中可识别的不同编码旗标的勺嘴鹬有15只。


感谢广东湛江、广西防城港的保护工作人员和公民科学摄影师提供的精彩记录。


黄色0X,2019年冬季在雷州环志的勺,2020年3月21日是其北迁前最后一次在雷州被记录到。| 拍摄:何韬


浅绿色M4,繁殖地、中停地和广东的老朋友。| 拍摄:何韬


江苏环志的黄色53 | 拍摄:何韬


同时,在3月20日左右,我们在江苏沿海也迎来北迁的勺子们,以及陆续抵达的佩戴旗标的勺们。


3月28日条子泥浅绿色E4勺嘴鹬 | 拍摄:李东明


4月24日的江苏沿海水鸟调查,我们还看到了从湛江远道而来的白色4U勺嘴鹬。


已经披上繁殖羽的4U,图中可以看到旗标。| 拍摄:薛文杰


2019年世界新晋自然遗产地条子泥滩涂,目前正经历着“沧海桑田”,巨大的水流冲刷着滩涂,候鸟也在向南以及北边的滩涂移动中,整个条子泥滩涂,包括隶属于南通海安境内的滩涂,水鸟种类的结构和总数量并没有变化,只是从观鸟者的角度看上去,有点“难以观察”,我们也正密切注视这“自然变动”如何影响鸟类的迁徙行为。



如果你还有更多勺子的好朋友鸻鹬的旗标,请>>>点击这里,提交啦!



在西北澳大利亚多年担任志愿者的梁嘉善创建的旗标汇报网站已经可以使用了。梁女士在水鸟保育届已经有超过20年的经验,她多次参加西北澳的环志工作,并跟随水鸟走遍黄海各处。


感谢志愿者设计师 | 设计:王嵘翼


后台收到你的提交后,会集中反馈给澳洲的科学家以及志愿者们,香港的水鸟记录在一周内就可以收到回报讯息,西北澳和新西兰地区的汇报会稍迟。

记得翻翻你的硬盘,看有没有遗漏哪些戴着”戒指“的鸻鹬水鸟们。


以下信息是必要的:


观察人姓名 Observer's name

联系方式(电邮/微信) Contact(Email/WeChat)

观察日期 Observation date "dd/mm/yyyy"

观察地点 Location

水鸟鸟种 Waterbird species

旗标颜色 Flag colour

旗标编码 Flag code


如果,你看到黑脸琵鹭,请从这个入口汇报>>>「春迁季到了,大勺小勺喊你看旗标了


如果,你看到勺嘴鹬旗标,请和我们直接联系,或邮件联系:ziyou.yang@sbsinchina.com

(48小时必有回应!)


4.

迪斯尼保育基金资助渔民项目已启动


2020-2021受迪士尼保育基金资助的鱼塘走访项目正式拉开帷幕。


随着水产养殖季的开始,渔民们纷纷开始向塘内注水投苗。目前正值迁徙高峰,满水的鱼塘并不适合鸻鹬类在大潮时使用。因此,鸟儿不得不消耗更多的能量,寻找距离滩涂更远的地方歇脚。鸟儿会飞去哪里?我们期待能在4月底的调查中找到答案。


这个项目,预计在2020下半年疫情缓解后会招募部分野外志愿者,和我们一起走访野外,和养殖户们了解鸟儿带给他们的烦恼和快乐,敬请关注。


拍摄:大杓


拍摄:虹桥黑背


如之前提到,鸟类和人类究竟是争夺资源(滩涂放炮竹),还是共享自然(轮替使用鱼塘)这个话题,或者说这个可能的矛盾,需要包括我们在内的更多的人,用了解,用思考,用创新去回应。也希望有更多人一起群策群力,和我们一起更美好地和鸟类生活在一起。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勺粉们,有你们的关注,我们会继续坚定的走在滩涂上。


滩涂调查 | 拍摄:Kiwi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