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守护洲际旅行家——20年的跨国精诚合作

作者介绍




Christoph Zöckler博士


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工作逾16年

现任勺嘴鹬特别行动小组的总协调人



在以下这篇文章中,Chrishoph将向勺粉们介绍在过去20年里,遍布于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是如何建立合作,进而保护极危物种勺嘴鹬的。





勺嘴鹬只有麻雀般大小,体重只有30-45克,却成为了世界瞩目的焦点。


这个小巧的滨鸟有一个独特的勺子喙,且仅在俄罗斯远东楚科奇州的沿海地区繁殖,在迁徙的时候途经朝鲜半岛、日本和中国,并前往亚洲南部和东南部越冬。


勺嘴鹬是世界上极度稀少的鸟类,野外可能少于500只,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世界上最濒危的100种生物之一。


俄罗斯繁殖地,身着“迷彩服”的勺嘴鹬宝宝。©Pavel Tomkovich


20年前,当我去俄罗斯出差时,遇到了Evgeny Syroechkovsky、Elena Lappo以及Pavel Tomkovich这些俄罗斯博士们,和他们一起来到楚科奇的北极繁殖地寻找极地生物。我们发现勺嘴鹬就仅仅在沿海很狭小的一条海岸线上繁殖。


2000年的时候,我们估计世界上仅剩的勺嘴鹬就只有不到1000对,并试图呼吁人们关注它。但是直到5年后,当《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CMS)制定了勺嘴鹬的行动方案后,才有更多人真正开始关注它。


2008年,由于勺嘴鹬的数量下降了80%,IUCN把勺嘴鹬的受胁情况升级为“极度濒危”。


一只人工抚育的勺嘴鹬,在两年后回到俄罗斯沿海地区进行繁殖。©Pavel Tomkovich, Egor Loktionov


其实,从2000年开始,勺嘴鹬特别行动小组(Spoon-billed Sandpiper Task Force)就开始在俄罗斯展开野外调查、寻找新的繁殖地并监控数量变动。


我们当时就已经很快注意到了我们标记过的未成年勺嘴鹬鲜有能够回到繁殖地来繁殖的,因此我们猜测应该是在繁殖地外发生了一些状况。当时,我们只知道勺嘴鹬会迁徙,但是对于它的迁徙路线还一无所知。


来自勺嘴鹬特别行动小组的调查人员在勺嘴鹬繁殖地开展野外工作。©Pavel Tomkovich


2004年,勺嘴鹬物种拯救团队成立,共有6个核心成员。随后,这个团队进化为勺嘴鹬特别行动小组,并成为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合作伙伴(EAAFP)的一个工作组,由Evgeny博士担任主席。


从2005~2010年,行动小组多次前往印度、孟加拉国、泰国、越南和缅甸的野外考察,并确定了缅甸是勺嘴鹬的主要越冬地。多年后,中国南方也被确认为重要的越冬地。


在这些年的野外考察中,人们认识到了缅甸、孟加拉国和中国越冬地的野外盗猎是勺嘴鹬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


蒙古沙鸻,是孟加拉国索纳蒂亚岛上最常被狩猎的滨鸟之一。©Sayam U. Chowdhury


2017年,勺嘴鹬特别行动小组在缅甸召开会议。© Eugene Cheah/EAAFP


另一重要发现是在2010年,中国的调查员章麟、董文晓和李静在上海的后花园——江苏沿海发现了大数量的勺嘴鹬,并从那时开始持续的监测。


如今我们知道,江苏南部沿海是勺嘴鹬最重要的栖息地,几乎所有成年勺嘴鹬都会在此经停并更替羽毛,增加重量,准备充足后才前往北方或者南下。东台-如东的沿海滩涂对这个濒危鸟类家族极其重要。近年也有记录显示,一些未成年的勺嘴鹬会停留在此渡夏。


然而,中国的围垦政策对江苏沿海和勺嘴鹬造成了多年危害,中国、韩国等滩涂的消失都使得这些重要栖息地逐渐减少。


在江苏南部沿海进行换羽的勺嘴鹬 ©李东明


如今,我们知道这一威胁已经小了很多,并且东台-如东滩涂也即将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地得到妥善保护,这是来自中国的众多伙伴的共同努力的成果。


同时,勺嘴鹬在缅甸、孟加拉国和泰国的关键栖息地也被保护起来了。在缅甸,有三块湿地被认定为拉姆塞湿地,保护了超过25万公顷的潮间带湿地和勺嘴鹬的家园。



江苏沿海的滩涂奇观 ©李东明(上图)、陈腾逸(下图)


所有地方、国家和国际的合作都有效减缓了勺嘴鹬数量的下降,特别是对盗猎的管控贡献很大。虽然其种群目前还远远达不到“安全”数量,但是我们已找到原因,一定会扭转局面。


勺嘴鹬作为旗舰物种,代表了百万鸻鹬的生存状况。在勺嘴鹬的保育行动中,我们也发现并确定了其他濒危候鸟,如小青脚鹬、斑尾塍鹬、大滨鹬和大杓鹬在黄海地区的迁徙规律。


这些野外调查的发现成果让我们理解了维护潮间带生态系统的完整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因为这不仅仅将惠及以勺嘴鹬为代表的滨鸟及野生动物,更包括居住在沿海地区的上亿人民群众。


勺嘴鹬的保护工作依赖于多个基金会和国际机构的支持,还有众多个人捐赠者。


勺嘴鹬保护工作的部分支持者(排名不分先后)


我希望当我们成功地恢复了勺嘴鹬的种群、拯救了这一濒危水鸟后,这个合作框架将能够继续服务于东亚-澳大利西亚这条迁徙路线上的这个庞大生态系统和百万生灵。




翻译/边境牧羊犬

校对/虹桥黑背

编辑/雨笑笑笑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内容呈现在原文基础上做相应调整。





>>内容预告<<

海底捞针:科学家如何在草甸中找到一窝勺嘴鹬?

我们如何在江苏数到超过100只勺嘴鹬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