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人鸟故事 | 为君取名,后会有期——西北澳鸟类环志之旅


【写在最前】


三周的鸟类环志之旅,收获的不仅仅是近距离观察每一种鸟的机会,更是获得了抓鸟、环志、测量和换羽的详细线下指导。


每一次的炮网发射都激动人心,每一次的Retrap都让人温暖和感动。我们给每一只抓到的鸟儿都取了独一无二的名字——戴了金属环和旗标,放飞它们的那一刻便开始期待下一次的邂逅。



在得知自己有机会参加西北澳的环志项目时,心中无比兴奋,毕竟这是一个绝佳的学习机会。于是,在2月1日,我带着憧憬和热情踏上了飞往南半球的旅程。


中国去布鲁姆一般都要转两次机,在澳洲转机的地方是珀斯(Perth)。不过我到珀斯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第二天清晨见到几只Australian White Ibis和Magpie-lark之后就匆忙赶往机场飞往布鲁姆(Broome)。


飞机上看到的场景实在是非同寻常,一望无际平坦的红色土地夹杂着暗绿色的树林和农田,时不时还会出现矿场和各种颜色的湖泊。


飞机上看到的景色/馄饨


出发前忙这忙那,没找到时间研究布鲁姆的基本概况,下了飞机就让我吓了一跳。因为下飞机后乘客都是走着就到(唯一的)行李转盘的,接机的人也就在行李转盘边上等着,连个栅栏啥的都没有,也是够小的啦。后来才知道这个机场每天到中午才开,一点都不像个国际机场~


第1天


我们落脚的地方是Broome Bird Observatory(BBO),是澳大利亚Birdlife建立的关于水鸟的研究和教育基地,主要工作都在Roebuck Bay展开。


我们此次Expedition的团队共有近30人,当天晚上大家聚集在BBO的Shadehouse里,吃完了大厨的晚餐后,便进行了一下自我介绍。介绍完一圈才发现,大部分都是颇有经验的前辈啊!不少人都是退休前便开始不定期参与鸟类环志工作,退休后更是长期参加,年龄最长的已经90多岁了!


BBO的Shandehouse/馄饨


第2天


我们就要前往80 Mile Beach附近的Anna Plains农场,因此早上起来就开始收拾东西,除了自己的行李外还要带炮网和环志的装备、在农场要用的各种生活家电和十多天大伙儿的食物。


酣畅淋漓地出完一身汗后,我们便启程驱车前往Anna Plains农场。经过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目的地。因为那里没有足够的房屋,大部分人在这里都要睡帐篷。


各色帐篷展/馄饨


第3天


终于要进入Expedition的主要工作内容了。



Part 1.专业篇


西北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水鸟资源,数量最高可达750,000只,包括50余个物种。其中水鸟最集中的点包括Roebuck Bay和80 Mile Beach,我们的环志活动就在这两个地点展开。这次Expedition的主要目标依旧是水鸟,包括了鸻鹬类和燕鸥类。


1.快到“笼”里来——抓鸟大行动


给鸟类戴环肯定要先抓鸟,那么要如何抓鸟呢?澳大利亚这边是允许用炮网来抓鸟的炮网:通过炮弹的发射带动网向空中抛射并落下,从而将鸟围困在网内。所以首先需要人员架设炮网。这里面就涉及到非常专业的知识和诸多细节了,先上图。


炮网/Chuyu Cheng


总体来说,就是将网的前端绑在炮弹上,炮弹埋在沙滩里,将几乎所有人为的痕迹做好伪装工作,就大功告成啦!说着简单,做起来可是需要多年的经验和总结才能做到真正的成功的。


例如,炮网设置的时间和位置与潮水的关系,炮弹埋的深度与角度决定了网发射的质量,当天的风速及伪装用的贝壳与沙子的量决定了射程,针对不同鸟种选择不同的网眼大小等等。每次都会同时设置两张网,因为会有一张网里没有鸟/目标鸟种或者不适宜发射的情况出现,那么另一张网还能作为备选。当然,我们也有同时发两张网的情况,这也都是根据实际情况操作了。


正在给炮网进行伪装(Camouflage)工作/馄饨


两批人马架设炮网的同时,还有一部分人要架设鸟笼和Shade鸟笼:抓到鸟后安置鸟的地方,以便我们做环志和测量记录工作。由于鸟类体温本就比人类高,因此它们对高温非常敏感,所以在鸟笼上方盖网营造阴凉的Shade就显得极其重要了。


设好了鸟笼,正在立Shade的杆/馄饨


鸟笼的设置也是需要注意非常多的细节,例如每个笼子之间需要保持一条直线,否则笼子容易坍塌;笼子的四周要用沙子或石头压实,否则鸟可能从四周飞走逃窜,而这过程可能会伤害到鸟;笼子内部的多余布料需要用沙子盖住,否则鸟在里面活动时可能会勾住爪子并挣扎牵拉造成伤害等等。


Shade的架设更是考验工程学各种原理了,杆子和杆子之前的距离决定了阴影遮盖的面积,杆子的位置决定了我们在环志时坐的地方是否能够在阴影里(因为太阳的位置在改变),固定杆子的木桩和绳子的角度和位置决定了Shade能不能抗大风(海边常常风很大)等等。起初大家不熟悉时细节做得不好就得重新架设。


大功告成的鸟笼和Shade/馄饨


大部分人完成炮网和鸟笼及Shade的同时,一小部分人也不能忘了HideHide:距离炮网较近的“藏身之处”。指挥的带头人、观察两侧网前情况的观察员以及负责Firebox的“fire” man会坐在里面,是整个抓鸟行动的重要基地。


伪装好的Hide/馄饨


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这时候就要分头行动啦。所有人分为三组,一组进入Hide,另外两组分别组成南北两侧的车队,进行“赶鸟(Twinkle)”Twinkle:为了让鸟能够聚集到我们设置好的网前,提高抓鸟成功率,通过车辆或人缓慢接近鸟,使它们飞往某个方向


Hide前面停着的车队/馄饨


这个过程是非常具有随机性的,有时候这些鸟并不会按照我们预想的方向飞,而是飞往反方向,有时候天上乱入猛禽,一“猛”飞惊起千层“鸟”浪,留给我们一片空荡荡的沙滩。


当然,在那么多经验丰富的大佬带领下,我们多数还是能够成功地将鸟“赶”到目标地点,这时候就要依靠潮水的“配合”,进行最后的鸟类聚集位置大调整了。


我们的车及车前聚集在沙滩上的鸟/馄饨


每一次Twinkle都要和Hide里的人们进行积极的沟通和交流,因为他们能够看清炮网发射范围内的情况,有时候还没Twinkle到一半,抓捕范围内就有不少鸟,那我们也会提前发射。最激动人心紧张的时刻就是听到对讲机里传来“Three, Two, One……Fire!”啦!


“3,2,1……Fire!”/Chuyu Cheng(在原视频基础上进行了剪辑)


Fire之后所有车都要全速开到网附近,因为无论是Wet Catch还是Dry Catch,每一次抓捕对于鸟来说都是应激事件Wet Catch:抓到鸟时,因潮水上涨导致部分抓捕区域内被潮水打湿;Dry Catch则相反


最先到达网前的人需要及时将网拎高(尤其是Wet Catch时),使被网压在水里的鸟能够及时扑腾翅膀去干燥的区域,那里相对安全。与此同时,有一部分人要将运输鸟的鸟箱(Box)从车上搬下来盖上盖子,及时递给大家抓鸟。


大家抓紧时间抓鸟ing/Chuyu Cheng


一次Dry Catch,网都在干燥区域/馄饨


每一个Box都会根据鸟种决定容纳的数量,例如,大滨鹬15只一箱,红颈滨鹬20只一箱等等,从而使它们在黑色的Box里面不会太过拥挤和温度过高。满载的鸟箱要快速送到鸟笼那边“卸货”,降低鸟的应激反应,缩短它们拥挤在Box里的时间。


将鸟安置到鸟笼里后,紧张的部分暂告一段落。大家就能坐在完美的Shade里休息休息喝水吃东西了~


Shade下的短暂休憩时光/馄饨


2.为君取名——体检环志记


接下来就要进行鸟类环志、测量、检查换羽情况的内容了。给鸟类环志是记录和观察鸟类情况的有效方法之一,在澳大利亚这边已经开展多年。


虽然之前尝试过环志,但是没有系统和反复的训练,这次算是加强巩固了环志手法。首先,环志前要正确抓鸟,防止鸟不停地扑腾从而受伤。


被稳稳抓住的铁嘴沙鸻/Chuyu Cheng


随后上环,左侧跗骨带金属环,右侧胫骨带黄色旗标。带金属环的时候要注意用力方向和程度,防止夹到鸟的脚,同时也要尽量使环闭合,否则容易脱落或在鸟类带有环的时候对鸟产生持续的伤害。金属环上有环志国家的信息和编号,每一只鸟都是独立的ID,因此算是给它们在数据库里上了户口,每次重捕就能根据金属环的编号判断是哪个个体了。


黄色旗标是澳大利亚环志的标志,除了没有编码的黄色旗标外,部分鸟种因研究需要也会使用带编码的旗标。带编码的旗标在远处就能用望远镜看到,因此被科学家再次记录到行踪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斑尾塍鹬的大号金属环(没有对比其实看不出很大)/馄饨


带上了编码旗标的尖尾滨鹬/馄饨


领好身份证就要给它们做体检了,主要测量喙长、头喙长、翅长及体重。随后要做的是最重要也是最有难度的一部分——看换羽情况。


鸟类换羽是复杂多变的,换羽的模式在不同的鸟种之间、不同成长阶段、不同迁徙模式和不同地点都可能存在不同的差异,因此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才能够捕捉到细节,从而提供有用的信息。


换羽一般看初级飞羽,通过初级飞羽的数量、生长程度、颜色光泽等判断鸟类换羽到达哪个阶段,以此间接推测其年龄。


资深大佬正在查看换羽情况/馄饨


起初,我们这些菜鸟们都由前辈们带着看换羽,慢慢地觉得有些领悟了便开始自己判断。每当心里开始得意洋洋,觉得自己掌握了换羽的要点,这时候来一只幼鸟、任性的灰尾漂鹬或者大滨鹬的二龄鸟则瞬间被打回原形。太多的细节需要注意,太多的例外会出现,因此判断换羽要小心谨慎,不能轻易下定论。


所有的数据采集完之后,这只鸟就可以被放飞啦。放飞时要注意天空中是否有猛禽在觅食,否则它们很可能成为猛禽的盘中餐。


“I’m ready to fly!”——铁嘴沙鸻/Chuyu Cheng


整体流程就是这样一只一只做环志和记录,过程中最让人兴奋的是碰到特殊的换羽和特殊的鸟种。这次Expedition让我近距离见到了大杓鹬、小杓鹬、普通燕鸻、白额燕鸥等,也让我学习了幼鸟的羽毛特征和羽毛的生长发育过程。


同时,碰到海外环志的重捕鸟也是非常激动人心的,其中有来自崇明环志的大滨鹬,感觉像是碰到了家乡的亲人(虽然说它并不出生在那里)。还有一些重捕的鸟通过金属环编号查到了以往的记录,有一只大滨鹬的年龄高达26岁!让人惊叹这些长途迁徙鸟类的生命力是多么顽强。


当然我们也给一些鸟戴上了卫星追踪器,这部分工作当然只能由资深人士操作,我们在边上观摩。到目前为止,有几只带着卫星追踪器的普通燕鸻依旧在持续传回信号,并已飞到了东南亚。


崇明环志的大滨鹬C90/Chuyu Cheng


戴上了卫星追踪器的普通燕鸻/Chuyu Cheng


每天的工作内容完成后都会将当天环志数据汇总在白板上大家知晓总体情况。


今日份的环志数据/馄饨


Part 2.休闲篇


1.林鸟大作战


除了水鸟外,团队里还有资深的林鸟专家,因此我们在空余时间里也假设了几天的雾网,抓捕林鸟并环志、记录。


林鸟的测量和水鸟稍有不同,不仅要测水鸟的那些数据,还要测量尾羽长度及通过泄殖腔判断雌雄。林鸟和水鸟的行为特征非常不同,抓捕的方式更是完全不一样。


印象最深刻的是,林鸟的爪子和喙都非常厉害,分分钟被咬或抓破手,尤其是那活泼好动的Red-winged Parrot。所以抓林鸟是需要勇气的……


两个人才能固定住的Red-winged Parrot及食指上被咬破的痕迹/馄饨


2.Nature is not “咦~”


西北澳的旅途不禁让我感叹自己是多久没有接触过如此“野性”的大自然了。


这里的生物多样性保持地非常好,第一天就让我见到了各种鸟兽鱼虫:Agile Wallaby、Green Tree Frog、Common Blue-tongued Lizard等等,后来还看到了Black-headed Python、Narrow-headed Whipsnake、沙滩上的小海龟、拥有各种房子的寄居蟹、狼蛛等等。


有一次,一只Green Tree Frog爬到了身边朋友的身上,我看见后发出了一声“咦~”,团队里一位荷兰的队友立马和我说“Nature is not ‘咦~’”,然后兴致勃勃地跑来观察那只蛙。


我想我真的是远离大自然太久了,形成了习惯性的反应。后来再见到那些可爱的生物们,我都会把它们当作我的朋友去观察它们,去近距离发现它们的世界。


蛙/蜥蜴/蛇恐慎滑

向左滑动依次为Agile Wallaby、Green Tree Frog、Common Blue-tongued Lizard、Narrow-headed Whipsnake/Chuyu Cheng


寄居蟹/馄饨


3.观鸟观鸟~


当然,一群观鸟人士聚集在一起少不了观鸟环节,各个必备双筒望远镜,好多个长枪鸟炮,每一次外出都是一次观鸟的绝佳机会。更何况,西北澳的鸟都不太怕人离得近,大家都收获满满拍了不少大片。


Anna Plains农场房屋周围的树上就有Tawny Frogmouth一家三口筑巢,每天都有机会去看它们温馨的场面;从农场开往80 Mile Beach的途中,总会有Australian Bustard从草丛中飞出来振翅翱翔;在国内还没刷到过一次鹈鹕的我,终于在西北澳第一次看到了鹈鹕属中的一种……


Expedition期间没有专门找时间出去观鸟,但是前前后后也看了100多种,表示很满足~


Tawny Frogmouth/馄饨


Australian Bustard/Chuyu Cheng


Australian Pelican/馄饨



【写在最后】


20多天的Expedition在炙热的阳光和蔚蓝的天空下结束了。在西北澳热情似火的夏天,我跟着平均年龄60岁的前辈们学习了炮网抓鸟、环志、测量和换羽的专业知识;跟着平均年龄40岁的澳大利亚观鸟爱好者们认识了很多澳洲的鸟、尝了各种澳洲特色食物(Vegemite)、学习了澳洲的文化;跟着年龄比我还小的Cheng小老弟探索了野性的大自然。

在这里,我看到了90多岁老爷爷的坚持,看到了领队统筹规划的良苦用心,看到了在读博士处理数据的严谨认真,也看到了大家齐心协力爱护鸟的努力。有些事情即使做了也不一定有当下的意义,但如果不做就一定没有意义。我很荣幸能参与这次Expedition并为此作出一些贡献,希望这里的鸟能一直拥有这样一片富饶之地。


在Roebuck Bay观鸟的我/Chuyu Cheng


最后,在此感谢。


感谢始终鼓励和支持我参加Expedition的小伙伴,感谢每一个手把手教我、解答问题的前辈们,也感谢Cheng小老弟友情支持的照片。


今年的迁徙季,我想我一定会在中国的停歇地看到我们环志的鸟,祝你们迁徙顺利,后会有期~


迁徙顺利,后会有期/馄饨



看完文章跃跃欲试的你也想成为志愿者?

戳开下文了解往期招募吧!

2018年澳大利亚北部滨鸟及燕鸥考察志愿者招募


- END -


觉得文章还不错?

那就来打个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