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调查员手记

还记得2018年11月我们发的调查员培训项目招募帖吗?随后,我们在条子泥和连云港如期开展了调查员培训活动。


虽说只是短短两天时间,但是志愿者们都热情高涨、收获满满。下面来看看大家的心里话吧!


1

2018年11月 / 江苏·条子泥


小白的第一次鸟调日记

作者/拍摄 | 小人儿


畹町说,我在城里比在海边有用些,于是我就混进了条子泥的数鸟队伍。


周六八点的如东街头还有点微凉,但虾子面馆里面早已人潮涌动,老板自豪地在厨房指挥千军万马。吃过量足味正的老字号,我们前往小洋口,开始一天的调查工作。


路过白湖水库,遇见人生第一只北红尾鸲,红棕色的胸羽在阳光下特别耀眼。想起此刻正前往连云港遇见人生第一只和第一万只反嘴鹬的小伙伴,哈哈,我俩很多个第一次都奉献给了江苏的滩涂。


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伸向海的尽头,左边是原本光溜的滩涂,如今已被外来入侵物种——互花米草培育成海上草原……这些在外人看来风景无限的文艺片场,却侵占了途径此地的候鸟的栖息地。


水鸟都是逐水觅食, 在落潮的时候飞到滩涂上吃吃吃,高潮时则飞回附近的浅水区域休息。当滩涂被这种植物吞噬后,水鸟无法在其间觅食,也没有高潮时停留休息的场所,那他们都去了哪里?


比起小洋口,条子泥尚有一半左右的滩涂未受互花米草侵占,谈及生物链中如何控制这些疯长的草,畹町说麋鹿吃它。


路过冲沙地,畹町用一片正在机油滩里吃的津津有味的反嘴鹬来测试我的数数能力。


我真真一只一只数来,然而举着双筒数鸟绝对是力气活——从左到右,160只,胳膊已酸痛;从右到左,还是160,胳膊开始颤抖。


子悠用单筒加计数器数到第174只,额额,我就算马马虎虎过关吧。


重口味的反嘴鹬穿梭在船身之间找东西吃,十来只身形硕大的白腰杓鹬难隐踪迹。当然小白鹭是海边的常客,无论吃到那里,都有“鹭”立“鹬”群。


接下来是海蜇塘,塘口正在放水,塘内的水位下降很多,淤积的塘边露出白色的牡蛎。


中午一点左右潮水涨到最高处,鸟儿们都飞到海堤内的海蜇塘里,无论年女老幼、高矮胖瘦,都懒洋洋地单脚站立在浅水中午休。


有更甚者,醒来后依旧单脚跳着移动……还有一种小水鸟,居然像跳天鹅舞样,细长的两脚交叉着横向走……


不少水鸟在涨潮时退回到人工养殖塘里的浅水位休息,可见人工设施也能给迁徙中的水鸟提供栖息之所,人类活动也并不完全都与保护冲突。但水鸟栖息时对水深有要求,这可能就需要协调人与鸟的关系了。


一只游隼落在了海蜇塘的杆头——隔壁的三两只正埋头找吃的小白鹭立马抬起了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游隼的动向。


一会儿游隼飞向塘中央,它的到来惊醒了昏睡的鸟群,大家不约而同起飞、盘旋、穿插飞行,忽左,一片白,转向右,黑色的羽毛露了出来,仿佛一轴流动的画,又轻盈地像散文诗般。


大家个个技术高超,几个小分队各自统筹,即使飞进同一片空域也不会撞上。


海堤边风大,潮水在下午两点不到涨了上来,但到四点钟时仍是平潮,未见退去的迹象。


五点左右我们回到海上草原,夕阳已将互花米草染成了红色。七八只苍鹭隐匿草丛,五只绿头鸭在草间空地活动,大群的黑腹滨鹬来了,但非繁殖羽的时候他们腹部上黑色的肚兜是很难看到的,有几只在浅水坑里抖动着羽毛洗澡。


清理羽毛——对鸟儿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不仅可以去除身上的寄生虫,还要修复羽毛上的防水膜,同时整理羽毛以便更轻松地飞行。


至于鹬会不会游泳??畹町说大部分鹬和家鸭一样可以漂浮在水面,而半蹼鹬是唯一一种会游泳的。还有几只红脚鹬和青脚鹬混在鸟群里,都逃不过子悠和上逍的火眼金睛。


到处是海上漂浮垃圾的互花米草场


第二天在雨中前往条子泥。


整片海堤已硬化处理,主景区段围起了护栏,观鸟屋的外墙贴有潮汐表,但对于类似我这种小白游客而言,光凭这些潮汐时间是无法得知观鸟时刻的。渔民们早早下到远处的潮间带,在高潮到来前整理渔获。


条子泥滩涂


一只红隼从我们车窗外飞过,一会儿落到海堤路边,一会儿又飞去了滩涂,换了几处落脚再次起飞时,红隼的爪下明显带起一只猎物,就近又一次落在了海堤路边。


猎物被路边的野草挡住了视线,半分钟过后红隼决定再次移位到海堤腰间的漂浮垃圾处,从单筒里观察,红隼开始飞毛,然后撕扯。


约摸三四分钟后,红隼心满意足地飞走了,子悠行使猎犬职能前去搜寻尸体,几番勘查后终于找到案发现场,然仅留存四分之三的嘴和一地鸟毛,判断是一只黑腹滨鹬,大家对小型猛禽红隼捕食黑胖有点吃惊。


▲案发现场


条子泥南北滩涂地形不太一样,北面的滩涂早早被潮水淹没,南方在北面平潮后2小时内尚未有涨过来的迹象。所以即使有精准的潮汐时刻预告,但每条海岸线地势不一,非有熟悉地形的专业人士带领下滩才可。


畹町说,似乎小洋口的鸟都跑到条子泥来了。在这里,我们数到两千来只群栖的白腰杓鹬,几千只环颈鸻、灰斑鸻,几群带着鲜红胡萝卜嘴的蛎鹬,还有12只黑脸琵鹭、普通燕鸥、身材轻盈的小青脚鹬,两只尚未褪去黑色肚兜的黑腹滨鹬,当然还有准备最后南下的勺嘴鹬。调查中若遇到单筒也很难辨清具体鸟种,就归类于“未识别种类”。


天空中鸭子们飞来,陆续抵达如东准备过冬,小伙伴说我这趟圆满可以回家了,哈哈。



人生中的又一个“第一次”结束了。


上逍说,她最喜欢看鸟儿们丢丢丢地不停地吃吃吃的过程。而我,最喜欢环颈鸻那坨蓬松的棉花糖身体。



2

2019年1月 江苏·连云港


奔向自然的寻找者

作者 | 青栗子


潮水平静地退去,像是帷幕缓缓升起,露出的滩涂地就是水鸟的舞台,一群红嘴鸥与小片的黑腹滨鹬首先出场,群起群落,自由隽秀的身姿追逐着海水。随后,鸥声像是一记哨响,正剧将要上演,白腰杓鹬加入演出,红嘴鸥群夹杂着零星的银鸥与遗鸥,小胡萝卜嘴的蛎鹬优雅穿行于其中……


从前总是认为,观鸟爱好者只是鸟儿浩大的生存之战的旁观者。鸟儿自由展翅,随着诞生以来便遵循的自然规律,觅食、栖息、迁徙、繁衍……观鸟人追逐着、寻找着那些自然的精灵。而在调查时好像明白了,其实他们成为了自然的一员,而我们所有人,都与这场生命的盛宴相关。


在连云港平静的海边,鸥声鹬声随着清凉的海风拂过身畔,几种鹀与纯色山鹪莺,在堤坝边的芦苇丛中一唱一和。


反嘴鹬像一片片水墨勾勒的云朵,落入滩涂地里,用奇特的长嘴翻找食物;黑翅长脚鹬在不经意的回头的小河中聚集,自如修理着羽毛,修长的红色长脚撩动平静的水面。


繁密的芦苇丛中欢快跳跃着震旦鸦雀,田野路边,戴胜翻找着食物,灰椋鸟群聚在光秃秃的苦楝树,一只稚鸡在靠近时落荒而逃,留下一抹鲜亮的背影,黑翅鸢划过空际巡视,扇翅悬停时盯住了猎物……


▲连云港著名的反嘴鹬 | 拍摄/石榴


报名连云港调查员志愿者时,其实心里惴惴不安,毕竟一直对鸭鸭潜鸟和鸻鹬的辨识并不熟练,这场调查更是一场大型加新现场。


幸运的是,遇到经验丰富的闪雀老师和志愿者小哥哥石榴,不仅没有嫌弃我,一路上也多受照顾。


数数一定是调查必不可少的技能,面对数量庞大的白腰杓鹬、翘鼻麻鸭、黑腹滨鹬,在老师的指导下各种数法轮番上阵。


▲寒风凛凛中认真数鸟的栗子和石榴 | 拍摄/闪雀


闪雀老师可谓是“别人家的小学美术老师”呀!调查结束后带我们来到学校的美术办公室和社团活动室,社团有个可爱的名字叫“小胡萝卜观鸟社”,社徽就是一只可爱的蛎鹬。


小教室里充满了同学们的手工作品,毛线、报纸、彩笔、纸杯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创意下,变为灵动的手工鸟,版画和绘画作品栩栩如生。


▲闪雀老师丰富多彩的美术室 | 拍摄/青栗子


老师的办公室更是一件小小的藏宝室,美术材料在一角整齐摆放。老师给我们看自己做的羊毛毡猫头鹰,同学们做的水鸟剪贴画和绘画作品,书桌上是老师正在制作的鸟类剪贴画,听说是作为一份江苏鸟类图鉴的插画时,恨不得老师马上出版,没有人能拒绝那么可爱的配图!


当自然、创意与热爱碰撞,生活就被源源不断的乐趣点亮。


在调查途中,闪雀老师说起过去与志同道合的鸟友的难忘合作,和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观鸟人。我不禁感叹,在这样一群热爱自然的人眼里,山与水都充满着勃勃生机,生命的乐章在他们寻找的目光里徐徐演奏,每一块不同的土地,都孕育丰富多彩的自然奇观。


他们眼里的世界必然是不同于他人的。


路过一个公园,有的人想到树木湖水,玩闹的小孩与下棋的老人。而他们说不定已经看到枝头的麻雀喜鹊,丛间的鸫,芦苇里的鹀,河边站立的夜鹭,顺便分清楚湖里的鸭子。他们走向大海、山川、荒野,已然不会是简单的观赏风光。


▲调查物资 | 拍摄/闪雀


然而,在自然观察者的眼里,同样看到的,还有层出不穷对自然的威胁。栖息地破碎缩水、偷猎屡禁不止,生物种类不断减少。


所有沿海城市或许都一样,在发展中人类不断向海洋获取资源,水产已然满足不了,人们便向海洋索要生存发展的土地空间,高楼住所、养殖围场、海边游乐园一幢幢叠着海落成。


这时候,有多少人会发问:那些依海为生的鸟儿该去哪?


“中国人是用嘴来认识野生动物的。”这话在任何做自然保护的组织和人群里都不陌生,对野味无谓的追求,明显带动了鸟类的偷猎。无知与尝鲜的念头,让利益线的源头者,简单的把野味所付出的代价局限于金钱,而野生动物付出的生命,以及所谓野味带来的潜在疾病风险都视之不见。


在直面生态问题时,调查当地鸟类,做好知识科普的重要性就不容忽视。


幸运的是,这些都已有人在行动,闪雀老师就是爱好者,同时也是调查记录者的例子。在一年一年的记录中,虽然工作有时枯燥重复,却为本地的鸟类保育工作提供了基础数据作为支持,以此共同守护鸟儿家园。



最后,我相信,每一个志愿者的加入,都是给了鸟类保育多一份的支持,从而让鸟儿的生活哪怕只是好了一点点儿,我们就很开心。



每一次的志愿者活动都是如此,一群怀着要与鸟儿初次亲密接触的欢呼雀跃,或惴惴不安的小伙伴们,走着,看着,行动着,体会着。


最后,一趟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的小小“旅程”,成为了自己人生很宝贵的一笔财富。


是的,你没有亲身体会过,你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