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新知 | 和平大使猫头鹰:论保护科学如何跨越中东国界


在日益紧张的政治局势下,这是一项使阿拉伯和以色列的科学家团结起来的工作。


鸟类能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因为鸟儿不分国界。



▲以色列的Sde Eliyahu基布兹地区,一位约旦农民正手握一只仓鸮。| 图片来源:Hagai Aharon


1982年初,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动物园向鸟类学家Yossi Leshem赠送了一份不寻常的礼物:15只仓鸮。动物园觉得园中养的猫头鹰太多了,而Leshem说他可以将这些猫头鹰利用起来。


他将这些鸟装进面包车中,然后将它们载到北部胡拉山谷中的一个基布兹(基布兹,以色列特有的一种集体社区,社区成员没有私人财产)。那儿的农场深受田鼠的困扰,有时甚至整个田地都回响着田鼠高亢的吱吱声。


当时,在以色列自然保护协会工作的Leshem担心,为控制害虫,农民们过度使用了一种名为氟乙酸钠的化学杀鼠剂,即化合物1080。在美国,由于它对灰熊,鹰和雕造成威胁,人们十年前就禁止了对它的使用。


而在以色列,化合物1080仍在杀死迁徙候鸟与本地的鹭类。Leshem认为,仓鸮(Tyto alba)喜欢在农田里捕食啮齿动物,并且性情亲人,也许可以解决鼠类的危害,自然地将啮齿动物控制住。


那一年,原计划参与Leshem工作的农民被以色列军队招募,参与了与黎巴嫩之间的战争,却不幸被杀害。同样在战争中服役的Leshem并没有被吓倒。


第二年,他在在另一位农民的帮助下,重新启动了实验。在位于以色列Beit Shean山谷南部,一个名为Sde Eliyahu的基布兹里,他们设置了猫头鹰巢箱。


三十多年来,尽管边境线上冲突不断,放养仓鸮所带来的好处,已经大大超越了Leshem的期望值。从以色列的大部分地区,到邻近的巴勒斯坦领土和约旦,这个方法都成果显著。


同时,在日益紧张的政治局势下,这项工作使阿拉伯和以色列的科学家团结起来。“鸟类能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因为鸟儿不分国界,” 现在特拉维夫大学工作的Leshem说。


▲一只叼着田鼠的仓鸮。| 图片来源:Amir Ezer


18年1月,在约旦的一个死海度假村,来自中东、地中海和北非的研究人员聚在一起,观察野外的仓鸮巢箱,讨论科学上的新发现,并计划在埃及、塞浦路斯、希腊、突尼斯和摩洛哥开展类似的项目。


来自萨克拉门托加州州立大学的保护生物学家Sara Kross说,该项目对农民、生物多样性和社会政治网络都有好处。18年3月,一个关于此议题的美国-以色列联合研讨会召开时,她将去接待一些研究人员。


支持者说,在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宣布美国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使以色列与其邻国之间的关系紧张之后,该项目显得尤为重要。“在特朗普发表声明后,很难要求约旦或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人与以色列人合作。” 与Leshem合作,并指导安曼和平与发展中心的Mansour Abu Rashid说道。


安曼和平与发展中心是一个致力于促进中东各国人民之间对话的非政府组织。他还说:“科学家们应该继续为当地人民的利益与和平进行合作。”


1.自然控制


猫头鹰项目刚开始时并不顺利。从欧洲进口的第一批巢箱并不适合当地炎热的气候,从而导致一些猫头鹰幼崽被热死。但与Leshem合作启动计划的Sul Eliyahu基布兹农民Shaul Aviel说,在这15年内,该项目扩展到了整个Beit Shean山谷,影响面积达到约16,000公顷。


他说,最初的胜利源于椰枣。在枣椰树上,老鼠到处攀爬筑巢,而被老鼠啃食与鼠粪污染的枣子就不能卖了。在仓鸮计划开始后,这种情况消失了。Aviel表示该计划在小麦,红枣,橄榄和石榴中都“100%有效”。但猫头鹰不足以保护所有作物,例如,啮齿动物就喜欢啃食紫花苜蓿的绿芽。


以色列农民开始使用猫头鹰后,Leshem意识到该计划仍存在问题。在Beit Shean山谷的巢箱中饲养的小猫头鹰会顺着约旦河谷蔓延,而约旦河谷部分属于巴勒斯坦和约旦。当飞越边界时,猫头鹰有时会被灭鼠剂毒死。


但是在2002年,Leshem会见了约旦军队将军Abu Rashid,并决定与之合作。这位将军是1994年设计以色列-约旦和平条约的关键人物。2008年,该地区出现越来越多的政治暴力事件,于是Leshem、Abu Rashid和巴勒斯坦野生动物协会主任Imad Atrash合作,从欧盟和美国国际开发署获得了一项跨境计划的启动基金。


研究人员在约旦河谷三个地区的研究地点设置了巢箱,培训当地农民,并向当地社区介绍了该计划。Atrash说,现在,以色列有上千个巢箱,而以色列外则有数百个,尽管有些好奇的孩子破坏了巴勒斯坦领土上的一些箱子。而Abu Rashid说,虽然起初对鸟类持怀疑态度-在中东许多地方,幽灵般的白色猫头鹰被视为不祥的预兆,但大多数农民在看到项目结果后态度都有所改观。在中东,一对仓鸮每年可以吃2,000至6,000只小型哺乳动物。“农民们在年度生产总额中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说。


▲为控制啮齿动物,人们在以色列、巴勒斯坦领土以及约旦设置了上千个仓鸮巢箱。紫色方框为巢箱位置。| 图片来源:Ori Peleg/Alexandre Roulin


2.减少化肥


总体而言,仓鸮项目的支持者表示,这个项目的成果十分显著。尽管人类使用灭鼠剂的频率会随啮齿动物的种群数量波动而变化,但生态学家Yoav Motro表示,自项目实施以来,化合物1080在以色列农田的使用率平均下降了约40-60%。Yoav Motro是以色列Beit Dagan地区农业部的一位专家。


Motro说,啮齿动物的其他天敌,包括红隼、狐狸、豺和鹳,也会在灭鼠剂被停用后出现。但特拉维夫大学动物学家Yoram Yom-Tov表示,仓鸮杀鼠有功的最佳证据是,关心每英亩农田收入的农民选择了猫头鹰,而非化学灭鼠剂。


研究人员还通过该计划了解了猫头鹰的狩猎习惯。以色列海法大学Shamir研究所的野生动物生态学家Motti Charter在仓鸮身上绑上了无线电发射器。结果表明,它们每天晚上可以在距离巢箱4-7公里处寻找猎物-远远超过以色列科学家最初假设的500米。


在今年1月的死海会议上,瑞士洛桑大学的鸟类学家Alexandre Roulin报告说,仓鸮的白羽色可能会提高它们的狩猎成功率。老鼠天生不喜欢明亮的光线,所以它们往往会因猫头鹰幽灵般的白光而呆住。八年前,Roulin在科学会议上遇见Leshem后,开始了与该项目合作。他发现,在晚上有月光的情况下,啮齿动物受影响程度更大——月亮的光芒使猫头鹰的羽色更亮,从而会使啮齿动物呆住更长的时间。


▲一只以色列养大的仓鸮(左侧环志)与一只约旦养殖的仓鸮(右侧环志)凑成了繁殖对。| 图片来源:Motti Charter


3.消息的散播


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都不是首个使用仓鸮来控制虫害的地区,不过倒是这些地区率先发起了这项跨境计划。Charter说,自1988年起,尽管当地政府在推广灭鼠剂的使用,马来西亚农民一直使用仓鸮来控制棕榈油种植园中的啮齿动物数量。


Kross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些农民已经开始使用仓鸮和红隼的巢箱来保护柑橘、核桃、葡萄及其他农作物。 她说,用鸟类进行生物防治的理念可追溯到19世纪的美国,它属于经济鸟类学领域的一部分(根据一篇1899年的综述,经济鸟类学的定义是从经济角度对鸟类进行的研究)。然而,自打杀虫剂的使用成为常态,用鸟类进行生物防治的想法就不复存在了。现在通过口口相传,它才慢慢又重新流行起来。


Kross和其他科学家对约旦河谷的结果兴趣正浓。 “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项目,” 西班牙Ciudad Real狩猎资源研究所的生态学家Javier Viñuela说。在他自己的国家,Viñuela一直在与非政府保护组织GREFA合作,该组织已经为仓鸮和红隼设置了约2,000个用于控制田鼠数量的巢箱。


Charter说,受以色列的经验启发,阿根廷和乌拉圭也开始了小规模的实验。2015年,塞浦路斯与以色列的试点合作项目在当地安装了27个仓鸮巢箱; 非政府组织BirdLife Cyprus发展组成员Elena Markitani表示,今年的目标是再安装约60个。BirdLife Cyprus是一个致力于保护该国野生鸟类的组织。


该组织的负责人Martin Hellicar表示,中东计划是“按照当地条件,尝试-复制-粘贴的一种奇思妙想”。然而,南非Thohoyandou文达大学的保护生态学家Lourens Swanepoel说,除以色列项目之外,还缺乏关于使用猫头鹰控制啮齿动物的翔实数据。


Roulin认为,总的来说,约旦河谷项目的科学家们避免谈论政治,但对他们工作的政治反响都十分关注。去年,Roulin、Charter、Abu Rashid、Leshem和其他人发表了一篇题为“自然无边界:自然保护在建设和平中的作用”的论文。这篇文章中,他们认为猫头鹰项目等举措有助于调和社区冲突,建立社区互信,而不会针对冲突去争论一些敏感问题。Leshem说,“在冲突地区,像这样的项目或任何类似的项目都可以使情况变好,因为应该解决问题的政治家们都没有任何建树。我知道我解决不了中东问题,但我可以尽到我的努力。”



榍石

同济大学海洋地质专业本科毕业生

热爱自然,热爱海洋

希望成为一名专业的志愿者



审校/虹桥黑背

编辑/雨笑笑笑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内容呈现在原文基础上做相应删改。原文请见文章最下方“阅读原文”。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