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ozini | home of millions migratory shorebirds



最美滩涂



图文很长,阅读时间预计300秒。


视频占位

http://v.qq.com/x/page/d0547fmtjo4.html

弶港镇,位于黄海南部


时间会告诉你

      这里有多美



弶港镇坐落在江苏省东台市黄海之滨

这里也是候鸟的栖息地。




空无一人的滩涂


潮水涨落带来无限生机


堪比盐湖的镜面风景


退潮后,似乎悄无声息


沿岸已经慢慢发育出滩涂先锋植物:碱蓬

 滩涂是沧海桑田亿万年的产出。它并像它看起来那么平淡无奇,它像人类展示出特别的自然之美


 在涨潮和退潮中,人们前来观赏不同大小和形态的滨鸟(鸻鹬),欣赏它们形成人类无法破解的鸟浪,它们不仅仅是飞行中的冠军(斑尾塍鹬可以从阿拉斯加直飞新西兰),更是体现鸟类迁徙的自然进化的典范。(勺嘴鹬的喙,翘嘴鹬的喙,以及各种流苏鹬各种绚丽的繁殖羽色)




每年的春秋季节

包括极危勺嘴鹬等40多种水鸟都会在这里停歇

条子泥是世界上观赏迁徙水鸟最佳点


条子泥史诗级别恢弘的鸟浪


 人们来到广阔的滩涂,欣赏数目上千,甚至上万的水鸟,往往会误会,长距离迁徙的候鸟拥有广阔无垠的栖息地。


 黄海滩涂是世界上最大的滩涂地区,包括韩国,朝鲜和中国东部在内的这片生态热点,为超过百万的迁徙候鸟提供丰富食物, 栖息地以及安全的庇护。


 而事实上,全世界的滩涂都在急速减少,在过去50年,2/3的滩涂已经消失,“第二长城”——围垦堤坝,已经覆盖了我国60%的海岸线

 

 以红腹滨鹬,勺嘴鹬为代表的高度依赖滩涂,特别是黄海滩涂的17种水鸟,正在快速下降,我们的有生之年会见证他们的灭绝。


J2 编码勺嘴鹬


滩涂对于勺嘴鹬是那么大


繁殖羽色的勺嘴鹬 Guy Anderson


蛎鹬


白腰杓鹬,大杓鹬 涨潮后飞起


繁殖羽的斑尾塍鹬


 另外一个常见的误解就是,鸟类会选择更好的栖息地,就是人们认为具有飞行能力的鸟类,会自动选择其他栖息地,如果一块它们曾经使用的栖息地已经消失。


 而实际情况是,在滩涂已经大范围消失的情况下,剩下的滩涂,已经是满负荷或者说超负荷在承载剩下水鸟。


 而近些年的科学家的研究也表明,一些长距离迁徙的指标物种,斑尾塍鹬,大滨鹬,红腹滨鹬,它们的数量都是在持续下降的(超过10年的数据)。而同时,对滩涂的生产力的分析,部分中国东部滩涂的生产力也已经不足,就是提供给鸟类补充飞行能量的食物也在持续下降。


斑尾塍鹬和灰斑鸻 在涨潮后 集合起飞


大滨鹬© 腾腾


大堤上树林中小鸟也精彩:蓝歌鸲 ©腾腾


蓝歌鸲 ©腾腾


这里也吸引了来自东西南北的

观鸟和拍鸟爱好者

他们来到弶港,尝试共同合作

一起为百万迁徙候鸟留下也许是最后,但是是最重要的滩涂


水鸟调查员培训


野外辨识




 目前风景如画,仿佛候鸟天堂的弶港条子泥垦区,有可能是整个黄海滩涂剩下最后的乐土。对人类,可能只是周末的休闲观赏的玩乐之地,对候鸟来说,是百万级别的鸟类的生命线。

 守护候鸟,守护这最后的滩涂,不仅仅是为了我们,以及海边的一代又一代可以欣赏当下的美景,也是作为人类对野生动物的一分责任。




图片未经说明,均由李东明拍摄


感谢美国国家地理支持野外调查和拍摄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info@sbsin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