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 误捕对迁徙候鸟的危害

编辑的话:


该项目是2015年执行,报告2016年发表;在2017年的春天以及即将到来的秋迁,我们已经和众多滩涂养殖和依赖滩涂生存的渔民达成共识,尽量在迁徙高峰期减少各种渔网的使用,并尽快释放不幸上网的迁徙候鸟。


原文翻译自:Stilt 69-70 (2016): 74-76

作者:PETER CRIGHTON

注:笔者为2015年勺嘴鹬在中国“动植物保护先锋项目” (Conservation Leadership Programmee) 志愿者


   中国黄海潮间带对于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的鸟类十分重要,特别是作为能量补充和中转停歇地。在此之前,非法猎捕被认为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中造成一些水鸟死亡的重要原因,有可能是极危物种勺嘴鹬种群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在此,我记录了江苏省迁徙水鸟在渔网上的非正常死亡


在中国黄海一个勺嘴鹬的中转停歇地,

鸟类因误捕而死在渔网上。


研究领域和方法

   这项研究是在东台条子泥潮间带泥滩上进行的,位于中国江苏省南部海岸东台县的一个海堤东侧(32.76143°N 120.95318°E至32.72276°N 120.94591°E)。这部分海堤的长度为4.4公里,海滩向海延伸7公里。该地点被认为是勺嘴鹬沿着东部沿海最重要的迁徙停歇地。


   我们在CLP项目研究中随时关注渔网的情况。死鸟从网中取出,并送出泥滩,以确保在后续的检查中不重复计算。活鸟被释放。记录物种、数量、渔网长度、渔网结构和GPS坐标。现场拍摄活鸟和死鸟。在2015年9月15日至10月29日的六周期间内,每隔一定天数对鱼网进行了检查,总共检查了10次。


结果

条子泥的渔网的位置

2015年9月-10月  图片来源:2016谷歌地图


   在7×4.4公里的研究区,共找到五个网。网位于开阔的潮间带滩涂上,距离海堤100米至1.6公里的距离(上图)。所有网均高1米高,每张网长度从80到300米不等。其构造为细小的透明单丝网,网格尺寸为20×20mm,夹在200×200mm的高两根较粗的单丝网之间,每隔10m用竹竿拉伸渔网(下图)。网是为捕获各种海鲜而设。在每个高潮水期间,网平均淹没约4小时。潮汐是半日潮,每天会有两个高潮和两个低潮。一旦架设,网每天二十四小时保持在位。一旦有损坏,渔民在相同或接近的位置会重新安装。


位于条子泥290米长的第5个渔网 拍摄:P. Crighton


   10天内检查的渔网总长度为5320m。


结论

一共发现17种,共149只鸟被网困住,取出了132只死鸟,释放了17只活鸟。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六周内发现了三只勺嘴鹬死亡(其中一只幼鸟和两只成鸟 - 下图)占全球种类的0.5%。


在条子泥第5个渔网上死去的勺嘴鹬  

2015年10月21日 拍摄:P. Crighton


   三只黑叉尾海燕的记录值得注意,因为这个物种显然以前在江苏沿海近岸没有记录。


   我们注意到到海鸟在白天飞行的时候不会被网困住,只有在晚上的高潮之后才会被发现在网中。然而,白天观察到迁徙抵达的雀形目鸟类在疲惫的白天飞行时会飞入网中。


  在与条子泥的当地设网渔民沟通后,我们了解到,被误捕的鸟也让渔民头疼。死鸟通常在网中腐烂,而且,渔民将鸟取出之后会导致雾网的损坏。一般情况下,渔民从网上清除鸟类,就直接将其丢弃在泥滩上(下图)。


条子泥被误捕的死去的黑腹滨鹬,直接被丢弃在滩涂上,2015年10月19日 照片:P. Crighton


   渔民也告诉我们,这种类型的鱼网只有在北半球的秋季(8月至10月)期间才会使用 - 而这是大批鸻鹬类水鸟南迁的一个关键时期。


讨论

   在8月至10月的北半球秋季停歇期间,条子泥渔网误捕是对迁徙水鸟的重大威胁。特别令人担忧的是极危物种勺嘴鹬的收到威胁 - 世界种群大多数被认为是在这个地区停歇,而且大多数勺嘴鹬成鸟在这里更换羽毛。


   中国广东省广泛分布的鸟网对勺嘴鹬也构成严重威胁,缅甸的商业狩猎已被确定为该物种种群下降的主要因素。这些问题正在通过促进替代生计(缅甸)和强制法律(广东)的结合来解决。


   条子泥的情况是不同的,因为设网是用来捕鱼的,鸟被困住是偶然的 - 渔民宁愿不捕鸟,因为这样做会干扰他们的捕鱼活动。在渤海和黄海的其他地方也报道了鱼网和套圈捕获鸻鹬类水鸟的偶然事件,据估计,每年捕获的鸟数量达数万只。


   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信息去定量鱼网和套圈对中国黄海海岸线上以及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其他栖息地上迁徙水鸟成活率的影响。解决这个问题将是复杂的,不仅要提高公众对这一问题的认识,而且还要发展小型,具有成本效益的捕捞技术,以便维持鱼类的捕捞率,同时降低鸟被网住的风险。


致谢

   2015年9月至11月,我参加了2015动植物保护先锋项目(CLP) 资助的‘中国南部黄海海岸勺嘴鹬和小青脚鹬中途停歇生态学研究”,该项目由勺嘴鹬在中国执行。

   我想感谢梅伟义,Katherine Leung 和蔡志杨对这份报告的改进和发布提供的支持。


翻译/Leslie

编辑/栗子妹妹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