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Watch | 2017 April Lian Yun Gang


回顾

连云港观鸟记

17/4/16

阴天

4月15日6点全团乘坐大巴前往连岛的渔港。一直提心吊胆的天气,比天气预报里的还要好上很多,海面风平浪静,正是出海的好天气。

登船出港,海面有薄雾,红嘴鸥或飘浮在海面、或站立在礁石上、或跟船翻飞,大家乘着刚出海的兴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船行渐远,海面也寂静起来,连岛隐避到了薄雾里,只能弱弱的看出个影子。水变得清澈起来,起初的黄色变成了蓝绿了,按照以往出海的经验,海雀、潜鸟应该登场了。大家都在拿着望远镜扫视着海面,生怕漏了什么,除了一些红嘴鸥,偶见几只黑尾鸥,并没有发现所期望的。三月中下水鸟的迁徙已经开始了,它们也许也已经北迁了,前几日收到一个前三岛鸟友的微信视频,还拍到一只黑喉潜鸟,但是今天我们一直行驶到车牛山岛海域,依旧没有见到它们,茫茫大海,如果只有零星的几只还没有迁飞,见到它们的几率也确实是太低了。



在到达车牛山岛的中途,我们遇到一只普通翠鸟,2只落到船上的白头鹎,还有一只蹭我们的船走了一段路的小鹀,可惜了我们的方向和它的方向是相反的,等它明白了这点就毅然决然的飞走了。无鸟可看的途中还有一些趣事,见到一艘被撞沉了的货轮,露出海面的铁架上落着几只白头鹎,还有一个刷着朝鲜国旗的船尾,告诉了我们它的国籍。“皮皮虾跟我走”在路过的一条作业渔船上我们买了许多的网络小红人皮皮虾,体大肥美,可惜了团里的老外们好像对它们的味道并不是很感兴趣,可能觉得剥壳太费事了,我是吃货我骄傲。



几十只白腰雨燕在车牛山岛的上空翻飞,并不是很多,等到了7月整个岛屿的上空会被它们笼罩,这里是白腰雨燕黑尾鸥的繁殖场,岛屿周边的礁石小岛,早已被黑尾鸥覆盖,但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白腰雨燕的巢穴,它们整日的在高空,秀飞行的技巧,是不是繁殖了?目的地已经到了,海雀潜鸟依旧没有踪影,一只还有没换成繁殖羽的海鸬鹚给了我们些许的安慰。天空除了白腰雨燕还有几只悠闲的猛禽,灰脸鵟、普通鵟、雀鹰,而主岛的树林、灌木里躲藏着它们的食物,白头鹎、秀眼、鹨、鹀、由于我们没准备登岛,也就是在船上草草的观测一下。



回程的路途充满瞌睡,17点不到我们登岸回岛,离天黑还有段时间,我们在海滨浴场附近的山脚继续观鸟。各色柳莺,白眉鹀、黄眉鹀、远东树莺、红胁蓝尾鸲、北红尾鸲。。。



17/4/16

雷阵雨转中雨


4月16日天气预报雷阵雨转中雨,6点全团出发到20点晚饭结束滴雨未下,感谢老天给力。6点旅馆出发6:40到达青口河口,正值涨潮,远处的鸻鹬群在潮水的推动下,时不时的群飞起来,蔚为壮观。随着潮水的高涨,鸟群渐近,黑腹滨鹬、尖尾滨鹬、灰斑鸻、红颈滨鹬、黑尾塍鹬、斑尾塍鹬、红腹滨鹬、泽鹬、半蹼鹬、大杓鹬、白腰杓鹬,像活乱的牌密布滩涂。随着潮高又汇集一堆,再而群飞到更高的滩涂之上。潮水退下它们又迅速的占领了滩涂,每年来此越冬的反嘴鹬还没有离开,5000的大群沿着潮线分布,形成一条白色的线条,飞起时有似一片白色的云雾,变换着变换着。今天的青口河口、临洪河口、兴庄河口,处处都在上演着鸻鹬类的飞行表演,预计总数在5万左右,这才是迁徙季的初始,高潮即将到来。



结束了水鸟的观测我们前往素有江苏北戴河之称的海头,希望在紧靠海岸延绵数公里的槐树林中收获一些林鸟。成群的灰喜鹊统领着这里,隐秘的乌鸫在密林中鸣唱着,团员里的老外们在仔细的辨识着柳莺,诶!听到柳莺2个字我就开始晕了。2个小时的树林观鸟,全团收获了,冕柳莺、黄腰柳莺、黄眉柳莺、鳞头树莺、星头啄木鸟、灰背地鸫、白腹鸫、乌鸫、黑尾蜡嘴雀、丝光椋鸟。一些彩色的我们确没有见到,观鸟也是一个运气活呀!已经15点了大家还没有吃东西,赣榆本地的特色煎饼,大家来了3块,吃着煎饼,打着瞌睡回程。



真是天不黑观鸟就不能停止,回到市区我们又转战海滨公园和棠梨水库,队员如愿加新银喉长尾山雀顺利收到。


漫步山间小道,欣赏湖光山色,惬意~


17/4/17

4月17日 昨天的雨在大家都入眠的时候暗暗的落了,一个清爽的早晨。连云港行程的最后一个上午,我们回到15日观鸟的连岛,在一个山脚拆迁的废墟间,勤劳的老乡用对土地的浓厚的爱,整理出一块块小田地,阡陌小道串行其间,周边杂树林立,乱石嶙峋,真是一个吸引鸟类的幽静之地。日渐偏高,暖湿气流抬升,猛禽开始在山头盘旋,3只普通鵟,一只雀鹰,还有一只为定种的乌鸦,引得灰喜鹊一片的躁动,从山腰收紧翅膀猛扎到这块田地,旋儿又在高树上聚集,叽喳的喧嚣起来。除了前2日已经记录的鸟种今天加新了一小群的灰山椒鸟,灰白的颜色素雅极了,长得细长的身材,很有范的样子,我记得它们的声音,像银铃一样的悦耳。

午时行程结束,送别诸位,一路顺风哦!祝后面的婺源行收获满满。


图片均由本文作者闪雀拍摄,未经允许不得演绎


作者/闪雀

编辑/栗子妹妹




文章分类: TR
分享到: